• <samp id="ec8ui"><label id="ec8ui"></label></samp>
    燕趙文化網 網站首頁 燕趙文學 查看內容

    何永利詩詞文學研究集《詞牌傳奇》之二十三:武陵春

    2021-4-15 10:17| 發布者: 燕趙文化網|

    摘要: 說到武陵春的名字,大家都不陌生,凡讀文學的,無人不知“桃花源”的故事,對陶淵明的故事也多是耳熟能詳。但為了本詞牌的根源,某家不得不饒舌費語,從頭敘述一番。先說“武陵”的來源吧:“武陵”這一地名,最早出 ...

    說到武陵春的名字,大家都不陌生,凡讀文學的,無人不知“桃花源”的故事,對陶淵明的故事也多是耳熟能詳。但為了本詞牌的根源,某家不得不饒舌費語,從頭敘述一番。


    先說“武陵”的來源吧:“武陵”這一地名,最早出現在西漢初年《漢書•地理志》:“武陵郡,高帝置,莽曰建平,屬荊州。”關于武陵郡設置的時間,《水經注•沅水》記為“漢高祖二年(前205年)”,“武陵”一名的來歷,據梁劉昭注《先賢傳》曰:“晉太守趙厥問主簿潘京曰:‘貴郡何以名武陵?’京曰:‘鄙郡本名義陵,在辰陽縣界,與夷相接,為所攻破。光武時移東出,遂得見全,共議易號。《傳》曰:止戈為武,《詩》注:高平為陵,’于是改名焉。”“武陵郡”之名取之于《左傳》與《詩經》,始于漢初,后改“義陵郡”’;東漢時復稱“武陵郡”。“武陵縣”,也就是現今的湖北竹溪縣。查《中國古代地名大詞典》:“武陵,漢置,后漢省,三國魏復置,南朝梁省,唐又置,尋省,故城在今湖北竹溪縣東。”

    武陵因“桃花源”而出名,而桃源,則是竹溪縣東南一個地名。距縣192公里,北與接瓦滄,豐溪及云霧溪,南連向壩,雙橋之間,東交竹山,西伸出省處,與陜西鎮坪縣,四川巫溪縣相連。該地山大溝狹,廳峰兀立。千米以上高山161座,無一坪之地。桃源有一河,名后河。河狹水急,河邊有兩洞,形如羊角,名羊角洞。洞前有石如人張口,名張口石。據傳,那就是桃花源的入口,因后人多尋其址,遂閉其道。


    在歷代寫“武陵”的詩文中,如唐孟浩然的《武陵泛舟》、王昌齡《武陵龍興觀黃道士房問易因為題》、《武陵開元寺黃煉師院》、司空圖《武陵路》、曹唐《武陵洞》、五代王建《武陵春日》、宋梅堯臣《武陵行》、張斛《武陵春曉》、唐庚《武陵道中》、胡浚《武陵竹枝詞》(六首)等詩,基本上是寫桃花源,標題卻寫的“武陵”,往往把“武陵”當作“桃花源”的代名詞。

    而首為“武陵桃花源”傳名的人則是陶淵明,他的《桃花源詩并記》,被歷代所稱道并傳誦,他寫桃花源,用了散文與詩兩種文體,來描寫漁人出入桃花源的經過和在桃花源中的所見所聞。以詩人的口吻講述桃花源中人民生活的和平、安寧,人與人之間和睦相處,仍然保持著古代的衣裳、禮儀,孩子們縱情地歌唱,老人們自由自在地游樂。《桃花源詩并記》所描繪的理想樂園,反映著小生產者的理想與愿望。這個理想與愿望在當時的封建社會是根本不可能實現的,但其思想意義在于,對現實社會的極大否定,對未來社會的美好憧憬。那也只能是古人的一個夢罷了。其散文如下:

    “晉太元中,武陵人,捕魚為業,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漁人甚異之。復前行,欲窮其林。林盡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彷佛若有光。便舍船,從口入。


    初極狹,才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其中往來種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黃發垂髫,并怡然自樂。見漁人,乃大驚,問所從來,具答之。便要還家,設酒殺雞作食。村中聞有此人,咸來問訊。自云先世避秦時亂,率妻子邑人來此絕境,不復出焉;遂與外人間隔。問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漢,無論魏晉。此人一一為具言所聞,皆嘆惋。余人各復延至其家,皆出酒食。停數日,辭去。此中人語云:“不足為外人道也。”

    既出,得其船,便扶向路,處處志之。及郡下,詣太守,說如此。太守即遣人隨其往,尋向所志,遂迷不復得路。南陽劉子驥,高尚士也,聞之,欣然規往。未果,尋病終。后遂無問津者。”


    《桃花源記》主要是描寫漁人出入桃花源的經過和在桃花源中的所見所聞;而《桃花源詩》則是以詩人的口吻講述桃花源中人民生活的和平、安寧。《桃花源詩》內容豐富,對于我們了解陶淵明描寫桃花源的意圖和生活理想很有幫助,值得與《桃花源記》參照閱讀。現將《桃花源詩》亦轉錄如下:

    “嬴氏亂天紀,賢者避其世。黃綺之高山,伊人亦云逝。往跡浸復湮,來徑遂蕪廢。相命肆農耕,曰入所從憩。桑竹垂余蔭,菽稷隨時藝。春蠶收長絲,秋熟靡王稅。荒路暖交通,雞犬互鳴吠。俎豆猶古法,衣裳無新制。童孺縱行歌,斑白歡游詣。草茶識節和,木衰知風厲。雖無紀歷志,四時自成歲。怡然有余樂,于何勞智慧。奇蹤隱五百,一朝敝神界。淳薄既異源,旋復還幽蔽。借問游方士,焉測塵囂外。愿言躡輕風,高舉尋吾契。”
    第一段,敘述、說明桃花源中人的來歷,跟《桃花源記》中所記“自云先世避秦時亂,率妻子邑人來此絕境,不復出焉,遂與外人間隔”意思大體相同。但詩中具體列出黃(夏黃公)、綺(綺里季)避秦時亂到高山的實例,來暗示桃花源中人與這些古代賢者志趣一致,或者說,正是那些賢者帶他們到桃花源的。

    第二段,介紹桃花源中人的生活情景。先寫桃花源里人參加勞動,日出而作,日沒而息。“相命肆家耕”,是說相互招呼,努力耕作。“秋熟靡王稅”,是說到了秋收時,勞動果實歸勞動者所有,用不著向官府繳納賦稅,說明沒有封建剝削和壓迫。接著寫人與人之間和睦相處,仍然保持著古代的禮儀,衣裳也是古代的式樣。孩子們縱情地歌唱,老人們自由自在地游樂。最后寫那里的一切都是順應自然,怡然自得。隨著季節的自然變化調節生活和勞作,所以連歷法也用不著,更不用竭盡思慮、費心勞神了。

    第三段,詩人發表議論和感慨。“奇蹤隱五百”,是說從秦到晉,桃花源中人隱居了五百年(概數,實際是約六百年)。“一朝敝神界”是說桃花源被漁人發現,泄露了這個神仙般的世界的秘密。“旋復還幽蔽”,是說桃花源剛敞開又立即與外界隔絕,也就是《桃花源記》中所說的“遂迷,不復得路”。人們讀到這里,往往會想,既然漁人離開桃花源時已“處處志之”,那么,怎么會再也找不著呢?如果細讀《桃花源詩》就會發現詩人對這個問題是已經作了回答的,那就是“淳薄既異源”,意思是說,世俗生活的淺薄與桃花源中民風的淳樸,是格格不入,絕然不同的。試想,如果真在那么一個桃花源,而它又果真給劉子驥他們找到了,那么,它還能獨立存在嗎?東晉末期,戰亂頻繁,徭役繁重,人民逃亡。

    詩人把桃花源中人的生活寫得那么安寧、和諧,這正是對黑暗現實的一種否定。千余年來,不知有多少人對桃花源的有無進行過探討。有人說,避亂逃難時,確實有許多人跑到深山野林,窮鄉僻壤去過理想的生活。但能不能據此而把這個理想與桃花源等同起來呢?顯然不能,因為桃花源中的生活情景是被詩人理想化了的。“借問游方士,焉測塵囂外”,意思是世上的一般人“游方士”是不可能真正理解“塵囂外”(桃花源)的生活情景的。“愿言躡輕風,高舉尋吾契。”,這是詩人抒發自己的感情,具有浪漫主義色彩。意思是希望能駕起輕風,騰飛而起,去追求那些與自己志趣相投的人們。

    就這樣,一個幸福安寧的“桃花源”,就在陶淵明筆下栩栩如生的誕生了。“武陵桃花源”的聲名鵲起,逗引出無數個追尋夢想中的“桃花源”的故事,累代文人以此為題材創造出許許多多美好的傳說,更有多事者,踏遍武陵山水,試圖尋找出一條真正的通往“桃花源”仙境的道路。
    從這里我們可以看出陶淵明古樸作風的純熟,他像一座里程碑,標志著古樸的歌詩所能達到的高度。他成功地將“自然”提升為一種美的至境;將玄言詩注疏老莊所表達的玄理,改為日常生活中的哲理;使詩歌與日常生活相結合,并開創了田園詩這種新的題材。

    盡管《桃花源記》的故事和其他仙境故事有相似之處,只是描寫了一個美好的世外仙界。但不同的是,陶淵明所提供的理想模式有其特殊之處:在那里生活著的其實是普普通通的人,一群避難的人,而不是神仙,只是比世人多保留了天性的真淳而已;他們的和平、寧靜、幸福,都是通過自己的勞動取得的。古代的許多仙話,描繪的是長生和財寶,桃花源里既沒有長生也沒有財寶,只有一片農耕的景象。《桃花源記》已經不限于個人的際遇的傾訴描寫,而是想到整個社會的出路和廣大人民的幸福。陶淵明邁出這一步與多年的躬耕和貧困的生活體驗有關。雖然桃花源在當時只是作者心目中的理想社會,但能想到已經是難能可貴的了。

    列位看官,如果你了解了陶淵明的生平,便可知道他為什么能寫出如此高遠、深悠、理想化的文章來。


    陶淵明(365—427),一名潛,字元亮,一字淵明。自號五柳先生,晚年更名潛,卒后親友私謚靖節。潯陽柴桑人(今九江市)人,東晉詩人、辭賦家、散文家。
    陶淵明也是名門之后,他是晉朝時的名將陶侃的曾孫,陶侃曾立下大功,位極人臣。一生執掌兵權41年,最后活到七十六歲善終。唯一遺憾的是,陶侃當時沒有實行計劃生育,結果他一共有十七個兒子,還有十幾個女兒。陶侃死后,這些兒子,亂爭他的爵位,相互殘殺,整個家族很快就衰敗了。

    陶淵明的爺爺陶茂,是陶侃的第七個兒子,官至武昌太守。等到陶淵明爸爸這一代,家道就很貧寒了。陶淵明的爸爸叫做陶逸,雖然也做過太守,但是陶淵明八歲時,父親就去世了,于是早年的陶淵明家里比較貧寒。說來對幼年陶淵明影響非常大的倒是他的姥爺孟嘉。孟嘉是陶侃的女婿,娶了陶侃的第十個女兒,而孟嘉的第四個女兒又嫁給了陶逸,生了陶淵明,兩家這叫做姑舅連親。


    陶淵明因為早早失去了父親,因此就曾長期在孟嘉家里過日子。孟嘉是當時一代名士,像“孟嘉落帽”等典故就出于他的故事。孟嘉好酒任意,大有竹林七賢之風。所以陶淵明后來行為深受其影響,在外祖父的家時,陶淵明也讀了不少書,當時社會風氣,《莊》、《老》為最時髦的著作,因此陶淵明自小就精讀了道家的書籍,陶淵明后來在詩中說:“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當非泛泛之語。

    陶淵明少有“猛志逸四海,騫翮思遠翥”(《雜詩》)的大志,孝武帝太元十八年(393年),他懷著“大濟蒼生”的愿望,任江州祭酒。當時門閥制度森嚴,他出身庶族,受人輕視,感到不堪吏職,“少日自解歸”。(《晉書•陶潛傳》)這是他的第一次辭官。他辭職回家后,州里又來召他作主簿,他也辭謝了。
    安帝隆安四年(400年),他到荊州,投入桓玄門下作屬吏。這時,桓玄正控制著長江中上游,窺伺著篡奪東晉政權的時機,他當然不肯與桓玄同流,做這個野心家的心腹。他在詩中寫道:“如何舍此去,遙遙至西荊。”(《辛丑歲七月赴假還江陵夜行涂口》)對仕桓玄有悔恨之意。“久游戀所生,如何淹在滋?”(《庚子歲五月中從都還阻風于規林二首》)對俯仰由人的宦途生活,發出了深長的嘆息。隆安五年冬天,他因母喪辭職回家,這是他的第二次辭官。

    元興元年(402年)正月,桓玄舉兵與朝廷對抗,攻入建康,奪取東晉軍政大權。元興二年,桓玄在建康公開篡奪了帝位,改國為楚,把安帝幽禁在潯陽。他在家鄉躬耕自資,閉戶高吟:“寢跡衡門下,邈與世相絕。顧盼莫誰知,荊扉晝常閉。“表示對桓玄稱帝之事,不屑一談。
    元興三年,建軍武將軍、下邳太守劉裕聯合劉毅、何無忌等官吏,自京口(今江蘇鎮江)起兵討桓平叛。桓玄兵敗西走,把幽禁在潯陽的安帝帶到江陵。他離家投入劉裕幕下任鎮軍參軍。(一說陶淵明是在劉裕攻下建康后投入其幕下)。當劉裕討伐桓玄率兵東下時,他仿效田疇效忠東漢王朝喬裝馳驅的故事,喬裝私行,冒險到達建康,把桓玄挾持安帝到江陵的始末,馳報劉裕,實現了他對篡奪者撫爭的意愿。

    他高興極了,寫詩明志:“四十無聞,斯不足畏,脂我名車,策我名驥。千里雖遙,孰敢不至!”(《榮木》第四章)劉裕打入建康后,作風也頗有不平凡的地方,東晉王朝的政治長期以來存在“百司廢弛”的積重難返的腐化現象。經過劉裕的“以身范物”(以身作則),先以威禁(預先下威嚴的禁令)的整頓,“內外百官,皆肅然奉職,風俗頓改“。其性格、才干、功績,頗有與陶侃相似的地方,曾一度對他產生好感。但是入幕不久,看到劉裕為了剪除異己,殺害了討伐桓玄有功的刁逵全家和無罪的王愉父子。并且憑著私情,把眾人認為應該殺的桓玄心腹人物王謚任為錄尚書事領揚州刺史這樣的重要的官職。這些黑暗現象,使他感到失望。

    在《始作鎮軍參軍經曲經阿曲伯》這首詩中寫道:“目倦山川異,心念山澤居”“聊且憑化遷,終返班生廬”。緊接著就辭職隱居,于義熙元年(405年)轉入建威將軍、江州刺史劉敬宣部任建威參軍。三月,他奉命赴建康替劉敬宣上表辭職。劉敬宣離職后,他也隨著去職了。同年秋,叔父陶逵介紹他任彭澤縣令,當時做縣令有這樣的福利待遇:在任職期間分給三百畝公田,所有權歸國家,地里的收入歸個人。陶淵明一到任,就命人全部種成高粱,大家都聽得一愣,這么好的三百畝良田不種稻子都種成高粱做什么啊?原來陶淵明有自己的打算:陶淵明好酒如命,他想都種成高粱到時候好釀酒喝。這時陶夫人聽到了,心想好容易有了這么一大塊地,到頭來都讓老陶變成純糧食酒喝了,那怎么成?于是堅決和老陶爭執,老陶最后稍稍做了一點讓步,分出六分之一的土地(五十畝)來種稻子,其余的還是統統種上了高粱。不過陶夫人要是知道以后的事情,也就不和他爭了,倒不如賣個人情與他,因為老陶這官只做了八十一天,種的無論是高粱還是稻子,都是一茬也沒有收過。洪邁在《容齋隨筆》中曾為之感嘆道:“然仲秋至冬,在官八十馀日,即自免去職。所謂秫秔,蓋未嘗得顆粒到口也,悲夫!”

    陶淵明生來就不是做官的性格,正所謂“拜迎長官心欲碎,鞭撻黎庶令人悲”,雖然李鴻章曾說過,舉凡天下最容易的事情便是做官,倘使一個人連官也不會做,那就太不中用了。但是做官就像練《葵花寶典》一樣,第一步首先要閹掉良心。如沒有這個“勇氣”,那以后做官就麻煩多多,甚至如坐針氈。如明代袁宏道曾當過一段時間的縣令,他居然叫苦連天,說:“弟做備令極丑態,不可名狀。大約遇上官則奴,侯過客則妓,治錢谷則倉老人,諭百姓則保山婆。一日之間,百暖百寒,乍陰乍陽,人間惡趣,令一身嘗盡矣。苦哉,毒哉……做吳令,無復人理,幾不知有昏朝寒暑矣。何也?錢谷多如牛毛,人情茫如風影,過客積如蚊蟲,長官尊如閻老。故以七尺之軀,疲于奔命。”他說一會要像奴才一樣對上官裝笑臉,一會要像妓女一樣應付鄉紳貴客,還要像守倉管賬,啰啰嗦嗦地諭示百姓,一日之間變好多次臉,像變色龍一樣。于是他覺得受不來。

    陶淵明的性格和上面說的一樣,官當得非常別扭。直接導致陶淵明辭職的導火索是這樣的,陶淵明到任八十一天后,潯陽郡上頭派來一個督郵,他是負責檢查下面官吏的工作情況的官,相當于現在的紀委部門。這督郵當時是相當牛的,像《三國演義》寫劉備迎接督郵時就是:“出郭迎接,見督郵施禮。督郵坐于馬上,惟微以鞭指回答。”所以陶淵明手下的小官也勸陶淵明千萬要對督郵恭敬萬分。陶淵明聽了心中窩火,嘆道:“吾不能為五斗米折腰,拳拳事鄉里小人邪。”陶淵明牛脾氣一上來,遂授印去職——老子不干了。陶淵明丟掉了官印,寫下那篇名垂千古的《歸去來辭》,徹底地離開這個塵俗世界,離開那些“心為形役”的日子,投入了自然的懷抱。這就是他的最后一次辭官。

    此后的陶淵明癡心于山水田園,過著“躬耕自資”的生活。陶淵明和后世的那些撈夠了又回老家享清福的官們大不一樣,陶淵明的隱居生活還是比較困窘的。但陶淵明一生好酒,于是就利用一切機會蹭酒喝,在鄉間村頭,不管哪里有酒場,只要有人邀他去,他就欣然前往。如果有鄉里的朋友來訪他,哪怕是個鄉間老農,只要家中有酒,也同飲一醉。有時陶淵明先醉了,就對客人說:“我醉欲眠卿可去。”通過陶淵明的這首詩我們可以想象當時的情景:“故人賞我趣,挈壺相與至。班荊坐松下,數斟已復醉。父老雜亂言,觴酌失行次。不覺知有我,安知物為貴。”

    “悠悠迷所留,酒中有深味。”陶淵明對酒的狂熱程度似乎不在劉伶之下,當時鄉間的酒多是家釀,酒中雜質極多,需進一步過濾才行,所以陸游曾有詩:“莫笑農家臘酒渾”。陶淵明家自己釀酒的酒缸里不用說也是挺渾的,但陶淵明這天聞著酒缸里有酒味了,就急不可待,當場扯下自己頭上的葛巾當過濾的工具,濾完酒后,喝得醉醺醺的老陶又把沾滿酒渣的葛巾戴回頭上了——這倒留下了“葛巾漉酒”的典故。不過陶淵明看起來雖然隨和,又好酒如命,但他是有原則的,不是什么酒都喝,什么人都見的。達官貴人想見他,就算有好酒名酒,他也不去。

    陶淵明對于經營事務十分低能,他自己都說:“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有朋友一次送給他二萬錢,他也不想著用這筆錢來投資辦實業,而是一下子全部預付給了酒家,好讓自己隨時有酒喝。義熙四年,陶淵明家里失火,把他的“草屋八九間”統統燒光了,于是生活更為困難。如逢豐年,還可以“歡會酌春酒,摘我園中蔬”。但遇到災年,則不免“夏日抱長饑,寒夜列被眠”。


    可是這時的陶淵明有過了“誤落塵網中,一去十三年”的痛苦經歷后,他真正明白了《莊子》所說的:“澤雉十步一啄,百步一飲,不蘄畜乎樊中。神雖王,不善也”的道理,對于官祿富貴,再也不正眼相瞧。雖然他愛酒,但他更愛的是自由,是“悠然見南山”的閑逸。正所謂“寧為宇宙閑吟客,怕作乾坤竊祿人”。在宋文帝元嘉元年(424年),檀道濟親自到他家訪問。這時,陶淵明卻是真的病了,當時他又病又餓,起不了床。檀道濟勸他:“賢者在世,天下無道則隱,有道則至。今子生文明之世,奈何自苦如此?”但陶淵明還是婉言推辭了。檀道濟送給他的白米肥肉,也被他堅決拒回。如此又過了幾年,陶淵明給自已寫了《挽歌詩》三首,安然離世了。

    陶淵明的詩歌今存125首,多為五言詩。從內容上可分為飲酒詩、詠懷詩和田園詩三大類。陶淵明是中國文學史上第一個大量寫飲酒詩的詩人。他的田園詩數量最多,成就最高。陶淵明現存文章有辭賦3篇、韻文5篇、散文4篇,共計12篇。梁朝的昭明太子肖統,對陶淵明的詩文相當重視,愛不釋手。肖統親自為陶淵明編集、作序、作傳。《陶淵明集》是中國文學史上文人專集的第一部,意義十分重大。肖統在《陶淵明集序》中,稱贊“其文章不群,辭采精拔,跌宕昭彰,獨超眾類,抑揚爽朗,莫如之京”。


    陶淵明的詩寫的固然好,但他卻是個不懂音律的詩人,只是隨心而作些自己所想的文字。據蕭統《陶淵明傳》記載:“淵明不解音律,而蓄無弦琴一張,每酒適,輒撫弄以寄其意。”真有點好笑了,無弦琴是彈奏不出聲音的,可他卻老抱在懷里裝個樣子,可能撥弄它是為了“寄其意”吧。


    就這樣,他撥來撥去的就弄出了個“桃花源”的傳說。世外桃源,雖然超塵脫俗,無法實現,卻也正是為了達到“寄其意”的夢想收獲。


    陶淵明根據民間傳說、朋友見聞和他的道家思想信仰,信手拈來一寫,竟然累苦了我們后世的無數信徒,歷代人卻癡癡尋覓著這樣一個圣潔之地,找來找去,卻無一個令人滿意的結果。不少著名的詩人慕名而紛至沓來游賞、題詠它,據文獻所錄,有王昌齡、李白、劉禹錫等數十人參與了尋蹤探源的創作。其中劉禹錫還曾做過桃源的廣告形象代言人。在他擔任朗州(今常德)司馬期間,數次游歷桃源,創作《桃源一百韻》和《桃源行》等詩,四處宣傳桃源。直到宋代的那些名人王安石、蘇軾、黃庭堅、朱熹、陸游等,也陸續趕來湊熱鬧,前來游賞、題詠桃花源。自唐宋至今,千余年來,竟招引的不少文人騷客前來游賞、題詠桃花源的詩文、楹聯與碑刻則不計其數。

    這期間,我們上文所說的曲子詞大家毛滂,在某個春日也來到這里尋找“桃花源”,并根據當地流傳的曲調,寫出了那晚的感想和際遇,雖然與那陶公“桃花源”意境不甚相符,但表達的是武陵一代音色:“風過冰檐環佩響,宿霧在華茵。剩落瑤花襯月明。嫌怕有纖塵。鳳口銜燈金炫轉,人醉覺寒輕。但得清光解照人。不負五更春。”


    于此,我們不再去仔細考證當時毛滂為何原因創造的本詞,但它作為曲子詞形式傳留了下來,也算是填充了陶淵明的一種意境吧。故《武陵春》題考中這樣記載:“武陵春,調名出陶淵明《桃花源記》所記載武陵漁人入桃花源事。又名《武林春》。《詞譜》以毛滂詞為正體。”


    《武陵春》的故事講完了,本詞歷代佳作不少,最著名的要算李清照的《武陵春》了:

     

    “風住塵香花已盡,日晚倦梳頭。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聞說雙溪春尚好,也擬泛輕舟。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


    這首詞在藝術表現上的突出特點是巧妙運用多種修辭手法,特別是比喻。詩歌中用比喻,是常見的現象;然而要用得新穎,卻非常不易。好的比喻往往將精神化為物質,將抽象的感情化為具體的形象,饒有新意,各具特色。在這首詞里,李清照說:“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同樣是用夸張的比喻形容“愁”,但她自鑄新辭,而且用得非常自然妥帖,不著痕跡。我們說它自然妥帖,是因為它承上句“輕舟”而來,而“輕舟”又是承“雙溪”而來,寓情于景,渾然天成,構成了完整的意境。

    分享到:
    收藏 分享 邀請
    歡迎關注
    回頂部 成本人片无码中文字幕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