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amp id="ec8ui"><label id="ec8ui"></label></samp>
    燕趙文化網 網站首頁 燕趙文學 查看內容

    何永利詩詞文學研究集《詞牌傳奇》之二十五:木蘭花(下)

    2021-4-15 10:28| 發布者: 燕趙文化網|

    摘要: 上篇說到了顧夐創《玉樓春》的故事,由于這個詞牌的新穎與曲調優美的特點,很快便在朝野文人中傳流了起來。尤其得到了一位大詞人的喜愛,誰呢?就是當時前蜀的宰相韋莊。他得到這個詞后,把玩不止,愛不擇手,反復推 ...

    上篇說到了顧夐創《玉樓春》的故事,由于這個詞牌的新穎與曲調優美的特點,很快便在朝野文人中傳流了起來。尤其得到了一位大詞人的喜愛,誰呢?就是當時前蜀的宰相韋莊。他得到這個詞后,把玩不止,愛不擇手,反復推敲下又演化出一首新詞來,這是后話,暫且壓下慢表,首先要交代一下韋莊這個人。


    韋莊(約公元836~910年左右,生卒年不詳),字端已,唐末五代詩人。花間派代表詞人,京兆杜陵(今西安)人,唐初宰相韋見素后人,少孤貧力學,才敏過人。為人疏曠不拘,任性自用。

     

    據記載,他小時候很是天真活潑,與詩仙李白兒時極其相似,調皮活潑且好玩耍。據《太平光記》中記載云:韋莊幼時常在下邽縣僑居,多與鄰諸兒會戲,下邽亦為白居易的故鄉。后來端己追思往事,尋其遺蹤時賦詩云:“昔為童稚不知愁,竹馬閑乘繞縣游。曾為看書偷出郭,也因逃學暫登樓。”栩栩如生地刻畫出了其時行為作態。


    成人后,家里很窮,日子很艱難,甚至窘迫到了慘不忍睹的境地,據張騖的《朝野僉載》中記載:“韋莊頗讀書,數米而炊,稱薪而爨。炙少一臠而覺之。一子八歲而卒,妻斂以時服。莊剝取,以故席裹尸。殯訖,擎其席而歸。其憶念也,嗚咽不自勝,唯慳吝耳。”


    每次做飯時候,需要數數計算著煮幾粒米,要稱稱計劃所用的燃柴,哪怕少一小塊肉渣都會發現,那是什么樣的日子啊!最讓人疼的就是后來提到的,兒子在八歲時去世了,妻子為孩子買了一身新衣服。沒有錢買棺材,妻子用席子裹著孩子埋葬了。可韋莊還是覺得奢侈,心疼舍不得,硬是把孩子的新衣服剝下來埋了,而且,最后把席子也卷了回來,是讓孩子光著身子埋在了土里,讀至此,某家唏噓不止,何以造成韋莊如此淡薄寡情,書言兩字;“慳吝”,我看不盡然。世間哪有不憐惜子女的父親呢,實為生活所迫耳,故才“嗚咽不自勝”,唉!那是哭嗎?那是眼淚嗎?不是!那是血,是痛的哀鳴啊!


    后來他的經歷又分前后兩期。

     

    前期為仕唐時期。廣明元年(880),他45歲才在長安應舉,原以為終于可以封官蔭子,卻不料黃巢軍攻占京城長安,國家政局動亂,就連皇帝都倉皇出逃。端己的夙愿又一次落空,適值黃巢起義軍攻占長安,未能脫走,至中和二年(882)春始得逃往洛陽,次年作《秦婦吟》。由此得到一名號為“秦婦吟秀才”。,據孫光憲《北夢瑣言》記載云:蜀相韋莊應舉時,黃巢犯闕,著秦婦吟一篇,內一聯云:‘內庫燒為錦繡灰,天街踏盡公卿骨。’爾后公卿亦多垂訝,荘乃諱之,時人號秦婦吟秀才。他日撰家戒,內不許垂秦婦吟障子,以此止謗,亦無及也。”

     

    說起這首詩,在韋莊有生之年就引起了哄動,許多人家都將詩句刺在幛子上,但韋莊在此詩里寫了黃巢入長安時公卿貴族們的狼狽情景,如“天街踏盡公卿骨”之類的句子影響了那些貴族們的光輝形象,讓那些貴族們覺得很沒面子,另外還寫了官軍趁亂騷擾人民的情狀,而韋莊后來的“老板”——前蜀皇帝王建(五代十國之一),又正是當年帶軍入長安的官軍將領,所以后來韋莊諱言此詩,又想法使它消滅,在《家誡》內特別囑咐家人“不許垂《秦婦吟》幛子”,后來編詩集時也未收入。但《秦婦吟》畢竟流傳已廣,在敦煌石窟甚至日本所藏的唐詩中都有留存。當然,這首詩在文革時自然又成為“封建地主階級文人誣蔑農民起義”的大毒草了,這應當是韋莊始料未及的了。好在韋莊死了上千年了,不然戴高帽游街是少不了的。因為韋莊因此而出名,某家下面將此詩再多敘述他幾筆:

     

    這首《秦婦吟》全詩全長238句,1666字,所以在此就不全文列出來了,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在網上找來一讀。這首詩描寫的“長安大屠殺”的情景應該說是真實的,詩中以一個女子(秦婦)親身經歷的情景敘述了那場可怕的浩劫:

     

    “前年庚子臈月五,正閉金籠教鸚鵡。斜開鸞鏡懶梳頭,閑憑雕欄慵不語。”這名女子正過著安樂閑逸的生活吶,可是:“忽看門外起紅塵,已見街中攂金鼓。居人走出半倉惶,朝士歸來尚疑誤”。真好像山雨欲來風滿樓,黃巢的大軍可就要到了……

     

    “扶羸攜幼競相呼,上屋緣墻不知次,南鄰走入北鄰藏,東鄰走向西鄰避。”這句讓我們想起那些反映戰亂情景的電影,男女老少哭天喊地,拿著包袱行李亂擁亂逃。

     

    “家家流血如泉沸,處處冤聲聲動地。舞伎歌姬盡暗損,孾兒稚女皆生棄”,真是一幅可怕的人間慘景圖,看來黃巢兵卒殺人如麻,到處血流成河,富貴人家的歌女姬妾全都丟棄,貧苦人家就連幼小兒女也顧不上了。

     

    黃巢兵不但殺人放火,而且還奸淫婦女,請看詩中四鄰之女的遭遇:

     

    “東鄰有女眉新畫,傾國傾城不知價;長戈擁得上戎車,回首香閨淚盈把。
    旋抽金線學縫旗,才上雕鞍教走馬。有時馬上見良人,不敢回眸空淚下。
    西鄰有女真仙子,一寸橫波剪秋水,妝成只對鏡中春,年幼不知門外事。
    一夫跳躍上金階,斜袒半肩欲相恥。牽衣不肯出朱門,紅粉香脂刀下死。
    南鄰有女不記姓,昨日良媒新納聘。瑠瓈階上不聞行,翡翠簾間空見影。
    忽看庭際刀刃鳴,身首支離在俄頃。仰天掩面哭一聲,女弟女兄同入井。
    北鄰少婦行相促,旋拆云鬟拭眉綠。已聞擊托壞高門,不覺攀緣上重屋。
    須臾四面火光來,欲下回梯梯又摧。煙中大叫猶求救,梁上懸尸已作灰。”   

     

    東鄰女子被“黃軍”搶到戰車上掠去,西鄰女子被一個軍兵強奸不遂抽刀殺死,南鄰女子是正要出嫁的新娘不堪受辱,投井而死,北鄰少婦爬到屋頂上避難,結果被放火燒死。真是慘啊!看來歷來兵亂戰禍,普通百姓都是難逃厄運,一時間“內庫燒為錦繡灰,天街踏盡公卿骨”。繁華的長安頓成人間地獄。

     

    黃巢官兵都是些大老粗,當然是“還將短發戴華簪,不脫朝衣纏繡被;翻持象笏作三公,倒佩金魚為兩史。朝聞奏對入朝堂,暮見喧呼來酒市……”

     

    當然這些以前都被認為是對農民起義的誣蔑,但是歷史上的好多農民起義軍也是良莠不齊,農民起義軍一概當成賊軍是不對的,但是也不能說所有的農民起義軍的所作所為就都是對的,像黃巢軍在長安進行的“長安大屠殺”,我覺得韋莊詩中反映的情況應該是真實可信的。韋莊的詩比一些正史更詳細生動地記載了這場大劫難,黃巢和李自成的軍兵都打進了京師,卻不能鼎定天下,和軍紀敗壞、殺人擾民是分不開的,如果這些軍隊真是“文明之師、威武之師”,大概也不會這么快就一敗涂地。

     

    當時的長安附近已是一片荒涼:“灞陵東望人煙絕,樹鎖驪山金翠滅。大道俱成棘子林,行人夜宿墻匡月。明朝曉至三峯路,百萬人家無一戶。破落田園但有蒿,催殘竹樹皆無主……”

     

    真實的戰爭以及戰爭后的描述,將人民的苦難掇于筆尖紙上,所以人們忿相傳抄,韋莊由此得以成名了。后來他又去了潤州,在鎮海軍節度使周寶幕中任職。光啟元年(885),僖宗還京后,又因李克用逼迫,出奔鳳翔、興元。韋莊出于擁戴唐室之忱,離江南北上迎駕,中途因道路阻塞折返,后在婺州一帶客居。景福二年(893)入京應試,不第。乾寧元年(894)再試及第,任校書郎,已年近六旬。后昭宗受李茂貞逼迫出奔華州,韋莊亦隨駕任職。乾寧四年,奉詔隨諫議大夫李詢入蜀宣諭,得識王建。后又在朝任左、右補闕等職。這一時期的創作主要是詩歌。今存《浣花集》所收作品即止于光化三年(900),此后無詩作留存。

     

    韋莊的后期為仕蜀時期。天復元年,(901),他應聘為西蜀掌書記,自此在蜀達10年。天□四年,(907),朱全忠滅唐建梁,韋莊勸王建稱帝,與之對抗,遂建立蜀國,史稱前蜀。他被王建倚為心腹,任左散騎常侍、判中書門下事,制定開國制度,憲法等,后官至吏部侍郎平章事,可見其在前蜀的位置之隆耀。在蜀時,他曾把成都浣花溪畔杜甫舊居重建草堂作為住所。這一時期的創作主要是詞。今存韋詞大部分作于后期。

     

    最后,韋莊走完了他坎坷的七十四個春秋,他作品有:《蜀□杌》著錄韋莊《浣花集》20卷。《補五代史•藝文志》著錄《韋莊箋表》1卷、《諫草》2卷、《蜀程記》1卷、《峽程記》,1卷、《韋莊集》20卷、《浣花集》5卷、《又玄集》5卷。今僅存《浣花集》及所選詩《又玄集》,余皆佚。《浣花集》為韋莊弟韋藹所編,藹序說,韋莊在“庚子(880)亂離前”的作品,大都亡佚;到編集時,他才搜集到1000多首。然今傳《浣花集》僅存詩200多首,尚不足原編四分之一。此集有明正德間朱承爵刻本(《四部叢刊》即據以影印)和晚明汲古閣刻本,皆作10卷,大致以時地分卷,各卷篇數多少不均。《全唐詩》略加歸并,編為5卷,內容全同。另《補遺》1卷,大概為后人于結集后所增補。

     

    韋莊詞向無專集。《全唐詩》從《花間集》、《尊前集》、《草堂詩余》等輯錄54首。劉毓盤輯有《浣花詞》,1卷,共55首,刊入《唐五代宋遼金元名家詞集六十種》。近人向迪琮編有《韋莊集》,收韋詩,300多首,詞55首,人民文學出版社1958年印行,較為通行。

     

    其詩壇地位,有人將他比作謝靈運,并言其:“詞如初發芙蓉,無端可愛。此言得端己詞之精髓。”吳梅的《詞學通論》中言:詞之工拙,以韋莊為第一,馮延巳次之,最下者為毛文錫。也算是為其正名了。陳廷焯《白雨齋詞話》說“韋端己詞,似直而紆,似達而郁,最為詞中勝境”,許昂霄《詞綜偶評》評韋詞“語淡而悲,不堪多讀”。王國維《人間詞話》認為韋詞高于溫庭筠詞,指出“端己詞情深語秀”,“要在飛卿之上”;“溫飛卿之詞,句秀也。韋端己之詞,骨秀也”。

     

    以上便是韋莊生平,由其經歷中,我們可以看到韋莊的一生蹉跎,歷盡艱辛,所以也就造成了他忍讓怯懦的生活習慣,首先,從《秦婦吟》就可以看出,他由此成名,卻在自己作品集中都不敢收錄,可見其謹小慎微的個性了。造化弄人,也許,正是因為他生性低調,遇事隱忍,即使后來在四川做了大官風云際會的時候,仍然會在他身上發生一件極為窩囊的故事,千古之后仍讓人為之譏語。

     

    韋莊在四川王建手下做官的時候,認識了一名歌妓叫做謝木蘭,她“姿質艷麗,兼擅詞翰”,人長的漂亮,又會填詞做詩,這對于一名60多歲的老人來說,排除道德倫理方面的評判,應該說是一個能夠慰籍心靈的極大情感寄托。

     

    也就在此時,他看到了顧夐脫胎七律而成的的這首《玉樓春》詞,在深深為其才學和文詞打動的同時,也深受啟發,于是,他也嘗試著將七律和《玉樓春》對照,并根據音樂去掉特點,寫出了一首新詞送給謝木蘭:“獨上小樓春欲暮,愁望玉關芳草路。消息斷,不逢人,卻斂細眉歸繡戶。坐看落花空嘆息,羅袂濕斑紅淚滴。千山萬水不會行,魂夢欲教何處覓?”

     

    其內描述了謝木蘭思念親人的一番思緒,這首詞深深打動了謝木蘭,木蘭懇謝之時,求其命題,韋莊沉吟片刻,言道:“謝娘芳名木蘭,木蘭本是玉蘭一種,喚做紫玉蘭的便是,其早春開花,花碩微香,外紫內白,微香,真如汝貌,美而慧,端莊而不失靈秀,令人仰慕敬重,愛惜而莫敢褻玩。以花卉比美人,花名即人名。此詞便喚做《木蘭花》吧。”

     

    看官,由此《木蘭花》詞牌便誕生了,此即為“一詞換芳心”的故事,乃是韋莊與那謝木蘭而作。后世常將謝木蘭稱作“謝娘”的便是。后來,她成為了韋莊的愛妾,韋莊把她當作一生的寄托,但后來發生了一件事使他們終生痛苦。事情是這樣的:韋莊金屋藏嬌的事被王建知道了,史載王建其人“雄猜多機略”,是個詭計多端、雄霸一方的大軍閥,既有色心又有色膽,聽說手下家里有美女,于是下旨讓韋莊把謝木蘭送進宮里借用幾天,教那些后宮妃嬪琴棋書畫,遂從此霸占,永不奉還。

    分享到:
    收藏 分享 邀請
    歡迎關注
    回頂部 成本人片无码中文字幕免费